首页 > 专刊频道 > 临沂教育网 > 文学推荐

湖北行---相遇在一蓑烟雨里

申博官网登录    发布时间:2018-12-26 11:30:00 下载临沂通客户端 论坛

 

  高天观流云

  乘坐飞机,朝发青岛,暮抵武汉。湖北之行,让我目睹了高天流云的奇瑰之美。

  飞机从青岛机场起飞,天公并不作美,阴云漫天,雾岚缭绕。飞机缘着机场缓行,缓缓起飞,然后穿越濛雾烟雨,穿过茫茫苍苍,慢慢升上高空。机翼侧旋,机身骤然摇晃,上下颠簸了几下。当飞机抵达一定高度,机身就平稳了。坐在客舱里,如同坐在列车上。我坐在飞机靠窗的位置,这是一个比较理想的位置,临窗凭栏窗外高天之景。

  飞机徐徐前行,窗外奇异的景象吸引着我,那是另一番奇妙的天地。在大地上观云,仰望广袤的天幕,云起云伏,白云苍狗,长川大野,沧海横流,观云美丽之姿、妩媚之幻,感宇宙沧桑之美。

  飞机长长的机翼斜斜地展现在眼前,白云和天空中的光影交相辉映,蔚蓝的苍穹恰似沧海。广阔的天幕之上,银絮状的云朵,逶迤绵延在一起,宛若苍山上的皑皑白雪。初时,云海苍茫迷蒙,辽阔无边。随着飞机的疾驰,继而,又如大雪初霁的大地。雪野平阔舒展,一望无垠,簇簇积雪平覆在大野之上。而耀眼的光晕自空中垂直而下,像美丽的极光。

  天空中显现出如此奇异壮美的景象!目及千里,雪线平缓绵延,宛若雪后平原,一马平川,雪野、雪川袒露无余。在不远的雪域之上,一道厚厚的长长的雪墙高高凸起,横亘在雪野之上,宛若绵长的海岸线,高低有致,岸海分明。再向前,云絮平展如画,如同晴日雪后红装素裹的大地。遥望远方,茫茫的一大片鱼肚皮的白。细腻的雪絮,粉脂样的,鳞片状的,厚厚的覆盖在阔野之上。而远方的天空,依然飘卷着悠闲的云,鹅羽般的亮美,澄澈的天空蓝得出奇。

  云层悄然变幻着,近处的暗流激荡,远处的却平展如画。在飞机上,明亮而柔和的光线透过圆形的小窗,感觉是那样的清新、柔美。我的目光又移到窗之外,不觉惊咋起来!云海中间,便有风云席卷,暗潮涌动。平望其间,犹如大海之中耸峙的积雪覆盖的岛屿。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峰峦叠嶂,乱云飞渡。冰峰雪谷,险丘深壑,蔚为大观。

  千娇百媚、千变万化的云是我们这个星球之外最引人眼球的景象。在这个美丽的星球上观云,云是天外的彩练、玉帛和锦缎。而在星球之上观云,那是不可言说的妙境。云天上下,是两个迥然不同的世界。

  当飞机抵达武汉,降落在机场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而天空又重新洗牌,变得有些阴暗,像朝晨从青岛出发时的模样。我们下了飞机,便融进大武汉的暮色苍茫之中。

  烟雨茫茫黄鹤楼

  长途汽车经过长江大桥,向西行驶,车停至武昌蛇山脚前。黄鹤楼高高耸立在峻拔的蛇山之上。

  暮色苍苍,烟雨濛濛。我们登黄鹤楼不是时候,苍苍茫茫之中难以看到黄鹤楼的真实之景,雨线和夜色掩盖了黄鹤楼的本真面貌。黄鹤楼被墨蓝的夜色包围着,灿烂的灯火勾画出它优美、朦胧的影象。烟雨迷蒙、夜色阑珊下的黄鹤楼自有它的妙处吧。

  黄鹤楼周围翠竹挺秀,香樟婆娑。一块巨大的山石横亘在眼前,石壁上镌刻着唐代诗人崔颢的诗句。走到石壁前,打开手机,方能看清字迹。字体古朴遒劲,峰壑纵横,飘洒俊逸。

  雨丝如线,我们举着雨伞,沿着石阶,登上黄鹤楼。也许暮色太重,雨色太浓,难睹黄鹤楼的清晰面貌。灯火星星点点,影影绰绰,黄鹤楼好像罩上一层朦胧的素纱,静默在烟雨之中。此时,武汉城的灯火,繁若银河的星辰。黄鹤楼的楼影在黑夜的亮光里显现出神秘的色彩。

  黄鹤楼是中国的名楼,素有“天下江山第一楼”之美称。夜色之下,黄鹤楼流金溢彩,高古雄浑。雕廊画栋,古朴典雅,华美壮观。层层飞檐,翼角嶙峋,恰似一只展翅欲飞的黄鹤。

  黄鹤楼共建五层。我们沿着楼梯攀援而上。走进一楼宽敞广大的大厅,正中藻井高达10多米。正面壁上一幅巨大的“白云黄鹤”陶瓷壁画展现在眼前:黄鹤楼之上,一只美丽的仙鹤振翼长鸣,凌空高翔。壁画两旁高大的立柱上悬挂着长长的楹联:爽气西来,云雾扫开天地撼;大江东去,波涛洗净古今愁。二楼大厅正面墙上,用大理石镌刻者唐代阎伯理的《黄鹤楼记》,记述了黄鹤楼的兴废沿革和名人轶事;楼记两侧为两幅壁画,一幅为“孙权筑城”,另一幅是“周瑜设宴”,见证了黄鹤楼和武昌城的岁月沧桑和历史烟云。

  三楼大厅壁画为唐宋诗人的“绣像画”。诗人登临黄鹤楼,多发幽思豪情,离愁别绪。历代文人墨客到黄鹤楼游览,留下许许多多脍炙人口的诗篇。四楼大厅展列着当代名人字画,墨香诗韵,平增了多少诗情画意。

  不知不觉走进五楼瞭望厅,大厅《长江万里图》长卷、壁画,描绘了万里长江沿途的崇山峻岭、幽谷险滩、乡野村落、舟楫云帆、大江奔流,画面气势恢宏,意境雄浑浩荡,堪称宏幅巨制。走出大厅外走廊,举目四望,武汉三镇的风光尽收眼底。远眺武汉长江大桥,灯火一线,宛若无数珍珠串成的长链。江面烟波浩渺,与夜色融为一体。

  黄鹤楼始建于三国时期吴黄武二年(公元223年),传说是为了军事目的而建。孙权为实现“以武治国而昌”,筑城为守,建楼以嘹望。至唐朝,其军事性质逐渐演变为名胜景点。宋之后,黄鹤楼曾屡毁屡建。清同治七年(1868年)重建,最后一次毁于清光绪十年(1884年)大火。1981年10月,黄鹤楼重修,1985年6月落成,主楼以清同治楼为蓝本,其规模更加宏伟壮观。

  雨线穿越古今。唐代诗人崔颢登上黄鹤楼,留下千古流传的名作《黄鹤楼》:“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黄鹤楼成就了崔颢,崔颢也成就了黄鹤楼。

  李白也留下脍炙人口的诗篇。乾元元年(758年),李白流放夜郎经过武昌时游黄鹤楼写下《与史郎中钦听黄鹤楼上吹笛》,“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李白因永王李璘事件受到牵连,被加之以“附逆”罪名流放夜郎。流放途中,李白不禁“西望长安”。然而,长安万里迢迢,望而不见,诗人万分惆怅。听到黄鹤楼上吹奏“梅花落”的笛声,仿佛五月的江城落满梅花,诗人愁肠百结,借诗排遣苦闷之情。

  古人吟黄鹤楼诗,多为悲情愁绪的感伤之作。真正借黄鹤楼抒发豪迈情怀的当属毛泽东。1927年2月,毛泽东考察完湖南农民运动后来到武昌,登上黄鹤楼,极目楚天,心潮涌荡,挥笔写下《菩萨蛮?登黄鹤楼》:“茫茫九派流中国,沉沉一线穿南北。烟雨莽苍苍,龟蛇锁大江。黄鹤知何去?剩有游人处。把酒酹滔滔,心潮逐浪高!”其气势、豪情、胸襟、格调可谓冠压群芳。

  雨线不断,雨声不绝如缕。黄鹤楼犹在,而黄鹤飞往何处?

  黄鹤楼妙曼的传说让人追溯。一说黄子安。仙人黄子安乘着黄鹤飞来,眼前紫气相迎。黄子安从黄鹤上走下来。黄子安双手一拍,仙鹤就不见了。仙人登上黄鹤楼,黄子安坐在仙楼上观赏大江美景,双手抚琴演奏仙曲。远处的仙鹤闻仙乐飞来。二说费祎。唐永泰元年(公元765年)阎伯理所作《黄鹤楼记》,转述《图经》云:“费祎登仙尝驾黄鹤返憩于此,遂以名楼。”后人将子安与费祎合为一人。王世贞在《列仙全传》中记载:“费文伟,字子安,好道得仙。偶过江夏辛氏酒馆而饮焉。辛复饮之巨觞,明日复来,辛不待索而饮之。如是者数载,略无吝意。乃谓辛曰:‘多负酒钱,今当少酬。’于是取桔皮向壁间画一鹤,果蹁跹而舞,回旋宛转,曲中音律,远近莫不集饮而观之。逾十年,辛氏家资巨万矣。一日子安至馆曰:‘向饮君酒,所偿何如?’辛氏谢曰:‘赖先生画鹤而获百倍,愿少留谢。’子安笑曰:‘未讵为此?’取笛数弄,须臾,白云自空而下,画鹤飞至子安前,遂跨鹤乘云而去。辛氏即于飞升处建楼,名黄鹤楼焉。”自唐始,人们在黄鹤楼旁建费祎洞、费公祠,称乃费祎升仙后栖息之所。唐人李宗孟《费公祠》一诗曰:“空遗费仙迹,江山余万愁。”三是报恩说。据《极恩录》记载,黄鹤楼原为辛氏开设的酒店,一道士为了感谢她千杯之恩,临行前在壁上画了一只鹤,告之它能下来起舞助兴。从此宾客盈门,生意兴隆。过了十年,道士复来,取笛吹奏,道士跨上黄鹤直上云天。辛氏为纪念这位帮她致富的仙翁,便在其地建楼,取名“黄鹤楼”。

  夜色已深,寒雨不辍。静卧客栈,心中难免有些遗憾。登高远眺龟蛇锁大江的盛景,泛舟鹦鹉洲的心愿,也许不在今日。只在凌云阁与客会酒,观潇潇烟雨。夜色深沉,烟雨潇潇,醉满江城。

  湖北的雨

  从湖北武汉到十堰,动车穿山越岭,风雨兼程。湖北的雨,绵密,繁复,清寒,不似江南的雨那样飘飘洒洒,婉约、秀雅、清丽,倒与北方的雨极为相似。齐鲁的雨落在故里,司空见惯,感受到晚秋的凉。而湖北的雨,缠绵中带着寒意,寒意里带着温情。

  在湖北,一路几度换车,动车,长途汽车,列车,而雨如影随形,竟然成为遥遥旅途中的伴侣。第一站抵达武汉,雨线雨帘飘满江城。在迷濛濛的烟雨中,我读到江城清新温秀的影。下了车,打着伞,走在不太宽阔的马路上。从武昌到汉阳,又从汉阳折回武昌,中间隔着一条长江。长江水,烟波起伏,和疏密有致的雨线,交织在一起,浩渺,辽阔。雨生愁结,也解愁绪。晚上客居在江边客栈,饮过长江水,又食武昌鱼。长江水甜润爽口,武昌鱼肥嫩鲜美,周黑鸭甜辣香酥,好不快意。

  第二站去十堰。途经荆门、襄阳、襄攀,动车颠簸起伏。穿越楚地的山林、长长的山道,有意无意的浏览车窗外的雨。我真叹服现代修路人的杰作。柏油路蜿蜒崎岖,不依山势而上,而从崇山峻岭间的山体里凿通一条长长的隧道,动车便轰隆隆钻进山中隧道,像穿山甲一样,从山腹的这头钻进去,又从那头钻出来。刚刚钻出山洞,雨又迎面而来,细细的,稀稀疏疏的,全没了在江城时绵绵的雨势和味道。

  我们最后的落脚点是竹溪。竹溪古称朝秦暮楚之地。竹溪东屏荆襄,西临川陕,南连渝蜀,北濒汉水。她是一颗藏在深山里的一颗晶莹闪亮的明珠。在细雨中闪着温润的光泽,那么亮丽,那么秀美。入夜,寒雨霏霏。打着雨伞,行走在竹溪小城的马路上,听风声雨韵,观楚秦风物。夜幕,微雨,楼群,江水,都是那么清晰,又是那么朦胧。竹溪的夜浪漫、美丽而抒情的。

  三日之后,我依依惜别了竹溪,道别了十堰,辞别了武汉,踏上回家的归程。风雨拍窗,一路驰骋颠簸。路途遥迢,楚地的雨,竟然不离不弃,悄悄陪伴着我。楚地的雨,极像北方的雨,明快而简洁,飘洒而爽朗。犹如楚地的方言,心通意连,没有一点听觉的隔阂。还有,楚地的人,豪爽温厚,牵动着我的衷肠。

  列车行进在大湖北辽阔的原野上,继续北上,穿越中原之后,便是齐鲁大地了。不知齐鲁的雨,还像来时的模样?

  (文/雁阵)

  雁阵,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城市文学》《星星诗刊》《鸭绿江》《山东文学》《时代文学》《文学月报》《当代散文》《山东青年作家》《乡土诗歌》《亚洲新闻周刊·国学版》《洗砚池》《临沂文艺》《文汇报》《中国民族报》《作家报》《临沂日报》《淄博日报》《沂蒙晚报》。著有长篇小说《商界风云》《上海滩传奇》,诗集《昨夜星辰》《缪斯之泪》,文集《青园情怀》。

手机下载安装临沂通 临沂生活百事通

来源:琅琊新闻网  编辑:孙云

评论】【关闭】【纠错:sdlangya@126.com】
琅琊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琅琊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为琅琊新闻网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许可,域内(临沂)商业性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域内商业网站转载本网信息须经书面授权 ,域外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琅琊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本网所刊登的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媒体作品版权,均为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所属媒体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未经临沂日报报业集团相应媒体授权,任何网站或组织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违反上述声明者,临沂日报报业集团所属媒体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琅琊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 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 要同本网联系的,请30日内进行。
纠错邮箱:sdlangya@126.com
频道精选
房产
健康
汽车
财经
旅游
琅琊新闻网
移动产品下载区
琅琊网官方微信
琅琊网官方微博
临沂通客户端
临沂圈子
琅琊网临沂社区
临沂家居网微信
网站地图 申博138开户 申博游戏登入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138开户
正规太阳城申博开户 申博游戏端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娱乐网登入 申博18shenbo现金登入
申博手机下载版 申博直营现金网 申博现金网 太阳城集团
盛618网址 申博娱乐官网 申博游戏下载 澳门银河赌场
太阳城亚洲 太阳城娱乐登入 申博真人游戏 百家乐娱乐登入